头像by不兄
萨艾粮走子博 → http://huyuko.lofter.com

那个人【柯罗/原著向/虐】

罗当上七武海之后在海军当中寻找罗西的记忆的脑洞。原脑洞来自微博@我就是个苏  文中所有原创人物的名字取自《唐吉诃德》原著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罗西南迪么……嗯……”

潘沙·桑乔中将手托下巴,看着对面坐着的年轻七武海。

刚刚在一场混战中,这个七武海曾救了自己的命。而他索要的回报很简单却匪夷所思——他想要一个20年前与他桑乔同期的,名叫唐吉诃德· 罗西南迪的人的信息。桑乔虽然奇怪,但想想也不是什么重要机密,何况他也很愿意回忆回忆自己这个在任务中牺牲了的老战友。于是两个人找了一家小咖啡厅,就这么喝着咖啡聊了起来。

“我记得啊,那年我大概10岁吧,他也就是11岁光景。那时候啊,他可怕生了。看见我们一群新入队的海军,其他孩子都兴奋地跑出来迎接我们,只有他,躲在战国大将——啊,现在已经是战国元帅了——躲在他身后,偷偷地探出头来看我们。我当时啊,心里还想,这个小孩这么胆小,当的了合格的海军吗?哈哈哈哈……”

特拉法尔加·罗搅动着自己的咖啡,桑乔看不到他的表情。

“……可是他总是会出我意料。在我们练习的时候,他好像很害怕打架的样子,然而却总是认认真真地练习,总是最刻苦地留到最后,感觉心中埋藏着一股劲。唉,后来我想,或许他从那个时候就在想要阻止自己的哥哥了?反正总而言之,感觉他对打架没有兴趣,但是却勤奋练习。我那时候还是很敬佩他的。”

“……而且他绝对不是胆小鬼。我们同期的海军里有几个靠父母的关系混进来的败家子,日日以欺压别人为乐。平时我们都不敢去招惹他们。那时候吧,大概是他们看罗西长的瘦弱,又经常会被老师夸奖,因此怀恨在心。有一天我回宿舍,忘带了东西返回教室去拿,正好撞见了那几个人把罗西围在中间……”

特拉法尔加搅动咖啡的手停了下来。他仍然低着头,而声音冷冷地传了过来。

“继续。”

“……哦……”桑乔觉得自己后背已经全是冷汗了。他咽了口唾沫,撑着自己讲下去,“我因为害怕没敢进去啦……哈哈……然后就听见那个带头的小孩说,罗西是个没爸没妈的孤儿,说不定是战国在外面找的狐狸精生的杂种……还说,说他就会装乖讨老师喜欢,不要脸什么的……然后说着说着,就,动起手来了……”

桑乔的声音越来越低。他清楚地感觉到,一股近似于实体化的寒冷,从桌子对面传了过来。

“继续啊。”

罗的声音平静。但桑乔却因此狠狠地打了个冷战。

“……几个孩子欺负一个人,罗西肯定打不过啊……但是他真的……很勇敢。他,他对准那个带头的孩子,不管别人怎么打他,就只对着那个孩子打。我看他们打红了眼都还没有停下的意思,吓得慌忙去教师宿舍找老师过来,才解决了这场打架……啊,不过后来,那个带头的孩子再也不敢欺负罗西了,好像他和罗西被打的一样惨……”

对面的寒冷仍然没有消除。但桑乔看见,罗的嘴角勾起一丝弧度。

“名字。”

“……什么?”

“那几个人,每一个人的,名字。”

罗似乎懒得多说。而桑乔,却从每一个字中感受到了阴森森的杀气。

他颤抖着报出了几个名字。

第二天早上,本市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。住在当地的几个海军官员的儿子,有的是平民有的是海军任职者,被发现躺倒在大街小巷的地上。浑身是血,脸上更是青紫不堪。政府想发通缉令,但被打的每一个人都没有看见凶手。他们也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打。

桑乔回想着自己昨晚和罗的那场对话,决定半个字也不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罗西南迪?啊,那是个很好的孩子啊……”

厨娘杜尔西内亚最近心情很不错。年近五十的她已经在海军食堂任职超过三十年了。连着这几天,总有一个年轻人来到她的食堂,在她做饭的时候给她帮忙,在她不忙的时候陪她聊天解闷,聊的都是海军里过去的人和事。年轻人长得很帅,一双金瞳邪魅勾魂,态度却总是很诚恳,让她不由自主地就愿意和他讲很多。

“罗西那孩子,20岁左右的时候吧,啧啧,金发长腿,简直是海军里的一大帅哥。那时候的小姑娘看到他走来,都扭扭捏捏不敢大声说话。他也对每个人都很友善,总是笑着和大家打招呼,开玩笑。不过他可是真够马虎的,经常会走着走着就平地摔倒呢。小姑娘们都一脸担忧,我啊可是见怪不怪了。那孩子听说实力蛮强的,但是就总是跌倒啊,磕着自己啊,烫着自己啊,真不让人省心。唉,说到底是没有父母的孩子,真是很可怜……”

杜尔西内亚说着,拿出粉红色的手帕拭泪,一边偷偷观察着年轻人的反应。年轻人的表情很奇怪,嘴角含着一抹微笑,脸色温柔,神情是她从未见过的柔软。

“哦对了,就是那个时候吧,罗西开始抽烟了。我总是提醒他,抽烟有害健康,劝他戒烟,但他根本不听。唉,其实,那个孩子看起来心里也是很苦的。到底是没爹没娘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伤心事。有时候啊,经常眉头紧锁,盯着报纸一看就是很久。然后点出一根烟来,站在外面抽。”

“不过他抽烟还真是灾难啊……有了烟之后,他又多了把自己点燃这项本事。我记得那时候,他每一次点烟,都会刷的一下点着自己,然后再手忙脚乱地扑灭。”

“……是啊,他总是这么马虎。”

年轻人轻声说道。

厨娘没有听清他说的话,可看着他的表情,她莫名地感到一种悲伤,静静地从心底渗透上来。

“对了,我还有照片,一直在抽屉里放着呢,你想看看吗?”

“拜托了。”那人转脸看着她,然后和煦地笑了笑。

她转身回屋子里找出那张压在抽屉底下的照片,小心翼翼地拿过来。

“这是,哈,罗西和贝尔梅尔的合影。当年,贝尔梅尔比罗西大三岁,也是特别喜欢欺负他。但是万一要是有事,又毫不犹豫地罩着罗西。是很好的姐弟关系呢。唉,可怜贝尔梅尔,也是年纪轻轻就……”

“就?”

“……唉,她去世在东海的一个小岛上啦,好像是为了保护女儿……想想真是唏嘘,听说当年,罗西也是为了保护一个孩子……”

帽檐压低。年轻人的眼睛埋在阴影里,声音带了些喑哑,传了过来。

“……大姐,请问一下,这张照片可以给我复印一份吗?我和这个叫做罗西南迪的男人共处过一段时间,想好歹留点纪念。”

“当然好啊,”杜尔西内亚擦擦眼睛,“拿去吧。这几年来,海军里年纪轻轻就牺牲了的人真是很多呢……”

“谢谢大姐,”年轻人的声音依然有些沙哑,“……感激不尽。”

第二天,厨娘换上了自己很喜欢的衣服,怀着小心思走进了海军食堂。每进来一个人,她都会期待地望去,再失望地低下头。

他没有来。

接着是第三天,第四天,许多许多天过去了。

她也在流逝的时间中偶尔看到过通缉令,知道了他的名字。

特拉法尔加·罗。

而他,始终没有再来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找过所有十二年前在海军中生活的人。从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到八九十岁的老人,从清洁工到中将元帅。软硬兼施,想尽一切办法,打听着一个人。

很多事情他原来都不知道。比如那个人喜欢红茶,讨厌绿茶。比如那个人喜欢吃烤鱼却无论如何烤不好,最讨厌的东西是面包。比如那个人原来是那样温和善良的人,而为了拯救他,拯救他们,才不得不把自己变得暴力……

很多事情他原来都弄错了。比如那个人其实很爱笑,在同期的海军中是出了名的逗比。而在家族,他一次都没有笑过。比如那个人其实很强大,而在面对多弗朗明哥的时候,却无法开枪。比如,原来那个人,也像他一样父母双亡,真的深深地明白他失去所有亲人的痛苦。而他,一路上都认为他不懂,冷漠地拒绝他,或是理所当然地依靠他……

越是知道得多,就越是有无数的愧疚在他心中积累。随着愧疚而来的是感激,然后是无穷无尽的思念。那个人的形象在他心中日益完整,却只能让他越来越贪恋那一段温暖。寂静的深夜他的手垂放在额头,回忆如潮水般汹涌进来,撞击着脑海深处,荡起无数悔恨和绝望的波纹。一片漆黑中他睁大眼睛,像关上开关一样关闭自己的感情,用一片纯粹的理智思考那天的一切,计划着,该如何,一步一步地拯救德雷斯罗萨,一点一点地摧毁多弗朗明哥。

因为若是开关打开一点点缝隙,他就会彻底崩溃在这坍塌的感情当中。

愧疚,感激,思念,悔恨,遗憾,绝望,依赖……

爱。

他有一个相册。相册里放着他从各处找来的照片,合照,单人照,偷拍,在背景里……每一张上面都是不同的罗西。相册后面可以写字的地方,密密麻麻地记录着那个人的生平,从他小时候最爱吃的糖,到他当海军时打败的第一个敌人。相册里的这个人马虎,逗比,爱大声地笑;会收到过小学妹的情书,也会被前辈的学姐欺负;会在打架时突然跌倒令敌人瞠目结舌,也会给后院里无家可归的流浪狗做饭吃。是个可爱而又真实丰满的人。

而当他合上这本相册的时候,刚刚还在他眼前哈哈大笑的那个人瞬间安静,消失在眼前的空气里。

就像他的果实能力那样,一个响指,就再也没有声音。

柯拉先生……

他的拇指轻轻地划过封面上那张海军服的照片,像对待无价珍宝一样小心翼翼。

……可是你,终究是不在了。

Fin.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44 )

© 冬兒 | Powered by LOFTER